孙正义回归保守软银逆风翻盘

孙正义回归保守软银逆风翻盘

《孙子兵法》第七篇《军争篇》,讲的是如何在最困难时候争取有利的战机。作为《孙子兵法》的忠实拥趸,软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在2020年可能对这一篇章有了更深刻的见解。

10月19日,软银集团股价上涨超3%,至7244日元(约合69.1美元)。这一股价也达到了2000年以来最高水平。截至10月23日收盘,软银集团股价达到了6938日元(约合66.1美元),较3月低点反弹超158%。

如今,一系列交易过后,孙正义在疫情的不确定性中重新确立了自己的定位。孙正义表示,将不再像此前那样过于强调电信和科技公司的角色,会将软银重新定位为投资公司。这意味着,接下来软银将更多从投资角度去看问题,哪家公司估值增长迅速就保留哪个。

今年3月,软银股价一路狂跌至2687日元(约合25.6美元)。为了充盈公司的现金流,3月23日,软银宣布出售阿里(306.87, -3.05, -0.98%)、Uber的股份约4.5万亿日元(约合430亿美元)。

在中国,孙正义被神话为“只见了马云6分钟就投资2000万美元”、拯救阿里巴巴于关门边缘的人。孙正义的身家在日本排名第三,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,他的个人财富达206亿美元。

《泡泡糖忍战》的下载量已经突破了200万,人气十分火爆,相信制作组会今后会带来更多新内容来吸引不同类型的粉丝。

彭博社评价道:“在硅谷,一般的风投是对早期初创公司进行少量的投机性投资,后续在发展中继续增加资金。而软银的战略一直是给他看好的企业直接投入巨额资金。”

9月,英伟达正式宣布,将斥资400亿美元收购ARM。业内人士认为,从财务角度看,ARM价值在4年时间还没有翻倍,对于孙正义来说,在急需现金流的当下持有它并不划算。

孙正义的投资遭到了不少人的质疑。甲骨文(57.49, -2.41, -4.02%)的创始人拉里・埃里森多次在公开场合和孙正义唱反调。尽管他和孙正义是密友,但是他认为找不到投资Uber或WeWork的理由,声称这两家公司“几乎一文不值”。

早期孙正义对阿里巴巴和雅虎的投资干脆利落、金额惊人,它们也为孙正义带来了高达几千倍的回报。

“在战术上,我有遗憾,”孙正义表示,“但从战略上讲,我没变。我的愿景也没有改变。”

藤原直树还表示:“他们将在不久的将来找到新的增长战略。

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:泡泡糖忍战专区

Shinkin Asset Management Co.首席基金经理藤原直树认为:“一系列的出售对软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转折点。他们获得了大量资金,并将资产的价值放在了首位。”

愿景基金的投资一度震惊硅谷:以77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16.3%的Uber股份,对移动办公企业WeWork投入的资金最多达到了186亿美元。

在5月份的一次电话会议上,孙正义将新冠肺炎疫情形容成一座山谷,即 “冠状病毒谷”。在他看来,有些公司会跌入谷底,但一些“独角兽”公司将能够飞出谷底。他说:“事情可能会变得更糟,我们将努力生存。”

另外,软银旗下价值140亿美元日本电信业务也可能被出售。

根据监管要求,测算净现金流、综合流动比率、流动性覆盖率等流动性风险监管指标均表露公司流动性风险不足,且有愈演愈烈之势,预计未来一个季度,在压力情景下公司流动性覆盖率为84.14%,预计未来一年,公司综合流动比率为1.19%。后续,公司将持续全力推动增资扩股工作,力求增资申请尽快批复,从根本上化解流动性风险

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,更是让软银苦不堪言。自1月份以来,Oyo、Uber、Zume和WeWork等软银投资的公司裁员了8000多人。孙正义4月份接受《福布斯》采访时说,他预测,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。

孙正义于1957年出生于日本九州岛。根据他此前公开宣称的人生规划,他应该在60岁这一年将一切转交给他的继承者。不过目前看,孙正义还需要继续掌舵一阵子。

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,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。

在后期,孙正义的投资表现则比较投机,愿景基金通常在企业发展壮大后、尤其是接近IPO时候跟进,例如滴滴在第11轮融资、Uber第12轮融资、WeWork第8轮融资、字节跳动第8轮融资等时候愿景基金才跟进。后期进场的投资模式,被外界称为“孙正义轮”。凡是获得“孙正义轮”的科技公司,估值都会直线上涨数倍。

然而,这几年孙正义的投资并不顺利。究其原因,与他在2016年一手推动的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不无关系。

回顾其投资习惯的改变,这确实是一次“回归”之旅。

新冠肺炎疫情让软银泡沫破碎,也给了孙正义绝处逢生的时机。

软银超大规模的资金淹没了硅谷,许多巨额亏损的公司却被它用资金堆出了极为夸张的估值水平,以致业界不乏有“愿景基金是一级市场最大泡沫”的说法。

2019年,WeWork的IPO失败,这让外界一度称“孙正义跌落神坛”。2020年2月软银集团公布的财报显示,软银集团的业绩同比大幅下滑,主要原因是愿景基金在2019财年三季度亏损达到2251亿日元(约合20亿美元)。愿景基金的糟糕表现与其在WeWork、Uber等项目上的亏损不无关系。此外,根据软银集团披露的信息,公司对31家公司的投资都出现了亏损,这一比重超过1/3。

早期,孙正义喜欢选择有潜力的初创公司,并进行投资。1995年,孙正义投给雅虎200万美元;1999年投给阿里巴巴2000万美元。那时候,孙正义认准的不是人工智能、不是共享经济,而是马云、杨致远等创始人身上吸引他的地方。

6月23日,软银宣布出售美国第三大电信运营商T-Mobile 1.98亿股(约210亿美元)。8月,孙正义表示公司正积极考虑将2016年收购的ARM整体出售。

制作组先是在视频中对粉丝们表达了感谢,随后对排位系统以及第一赛季的内容作了回顾。至于未来规划,制作组对即将到来的第二、三赛季的一些更新内容做了介绍,他们将会推出更多的故事模式DLC以及新武器、新服装,详细的细节会在今后的内容中公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