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反杀案二审开庭两年后宣判防卫过当九年改判五年

陕西反杀案二审开庭两年后宣判防卫过当九年改判五年

陕西版反杀案二审开庭两年后宣判:防卫过当,九年改判五年

在对方掐住自己脖子并扬言“弄死”自己的时刻,陕西男子王浪持酒瓶进行反击,其后对方因心脏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,王浪被控故意伤害一审获刑九年。

2018年6月28日,咸阳中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,法院认定了案件系李雷引发,但同时认定王浪的行为不属于正当防卫,也不属于防卫过当,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王浪有期徒刑9年。

去年10月,海底捞市值突破2000亿港元。二级市场的喜爱,让掌门人张勇登上财富榜,首次入榜的张勇就以138亿美元净资产登上新加坡首富之位。不足一年,张勇、舒萍夫妇在二级市场套现15.6亿。

这是自2018年上市以来,海底捞首次出现亏损。

业绩预警 上半年净亏10亿

约1分钟后,李雷起身离开酒吧,又在门外停留约1分钟后再次倒地,后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3月下旬,在疫情复工之后海底捞恢复堂食,但很多菜品出现明显的涨价,毛血旺半份从16涨到23元、一片土豆1.5元,米饭7块钱一碗。

海底捞在声明中向顾客和广大消费者表示诚挚的歉意,支持顾客维护自身权益,并会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的检查,承担经济和法律上的相应责任。并表示,“消费者在海底捞餐厅遇到的任何产品问题,海底捞负有全部责任。”海底捞在道歉声明中表示。

业绩承压、翻台率下滑,海底捞是否还能捞得动?

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

SP NP Ltd.为英属维京群岛注册公司,海底捞创始人张勇的夫人舒萍拥有该公司全部股份收益;而LHY NP Ltd.为另一家英属维京群岛注册公司,海底捞二号人物施永宏李海燕夫妇拥有该公司全部股份收益。

这份道歉声明发布不过3个小时,就扭转了舆论风向,反而为海底捞赢得不少好感。不过,事不过三,屡次道歉的海底捞正在消耗多年积累的好感。

根据公告显示,控股股东拟配售合共4700万股股份,每股配售价33.2港元,共套现15.6亿港元。配售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0.89%。

海底捞方面称,领导人才接班选拔计划作为一项10至15年的长期计划,是对公司现有行之有效的升迁体系的延伸和升级,重点是把海底捞的人才晋升机制进一步强化,通过在各岗位的管理实践和长期的观察与判断,找到符合“爱海底捞、业务熟练、又能洞察人性”标准的领导接班者,继续承载公司发展的使命。

堂食客流显著下降,部分城市疫情反弹后,门店堂食恢复情况也难免不及预期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王浪上诉后,他的辩护律师徐昕及王万琼在二审庭审中均指出,此次事件是因被害人李雷无端滋事引发,双方发生冲突后,在李雷纠缠并威胁王浪的5分多钟内,王浪曾多次赔礼道歉,并7次伸手安抚李雷,但均被李雷将手打开。而事件的严重后果,系因李雷将手中酒瓶敲碎,另一只手掐住王浪脖子,致使王浪感到生命受到威胁,继而发起反击,两名辩护律师均认为王浪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。

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指标是翻台率。

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2017年12月10日,王浪与朋友苗某在陕西省泾阳县某酒吧内喝酒时,被害人李雷及两名朋友进入酒吧,从其旁边经过时,李雷认为王浪用眼睛瞪他,即上前质问,并拿起烟灰缸扔向王浪,双方因此发生争执,双方的朋友及酒吧工作人员劝阻无果后,当晚20时36分许,冲突升级,王浪与李雷各持酒瓶扭打在一处,随后相继倒地。

此外,营业额大幅跳水的同时还承担着高昂的运营成本。海底捞在公告中提出,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期间内,公司仍然在持续推进门店扩张;同时还为保障员工就业、门店复工复产投入一定额度的疫情防控费用,并积极向医护机构捐赠款物,因此暂停营业期间成本并未随之大幅减少。

就在减持的一周前,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在4月27日通过公司内部邮件,宣布了接班人计划。张勇称,自己将在10至15年内退休,除施永宏、苟轶群、杨小丽以外的所有员工,都有机会参与领导者接班计划。

7月7日,海底捞发布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,截至2020年6月30日,集团预计该期间收入相较于2019年同期下降约20%,所录得的净亏损介于人民币9亿元至10亿元不等。

也就是说,相比于2018年,海底捞的翻台率已经有所下滑。与此同时,去年海底捞位于一二线城市的门店同店销售均出现轻微的下跌。这意味着这些成熟门店的增长已经达到饱和。

今年5月7日,海底捞于发布公告称,“2020年5月6日,公司董事会获该公司其中一名控股股东SP NP Ltd.以及LHY NP Ltd.(卖方)知会,彼等已与配售代理高盛(亚洲)有限责任公司订立配售协议。”

近日,海底捞发布上半年业绩预告,截至2020年6月30日,集团预计该期间收入相较于2019年同期下降约20%,所录得的净亏损介于人民币9亿元至10亿元不等。

2017年,海底捞还曾为两家门店后厨脏乱情况致歉。

张勇夫妇套现15.6亿

当年8月,媒体报道,海底捞后厨卫生条件糟糕老鼠在后厨地上乱窜、打扫卫生的簸箕和餐具同池混洗、用顾客使用的火锅漏勺掏下水道。事发不久,海底捞官方很快便做出回应声明。内容大意可归结为:我错了,我会改,员工不必自责。

4月10日,海底捞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通告致歉。

9月25日,这起曾引起广泛关注的“陕西版反杀案”在二审开庭近两年后,终于迎来终审判决。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从王浪的辩护律师处获悉,陕西高院经审理认为,王浪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,改判王浪有期徒刑五年。

配售完成后,海底捞创办人张勇、舒萍夫妇合共持股57.23%,而NP United Holding Ltd.将继续拥有约34%权益。

9月25日,在二审庭审结束近两年后,陕西高院作出终审判决,认为王浪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,改判王浪有期徒刑五年。

近日有媒体报道称,7月12日,有两位消费者在济南海底捞连城广场店就餐,期间在门店提供的乌鸡卷中吃出了硬质塑料片。海底捞工作人员随后将剩余乌鸡卷撤走回收,并提出本单免单并赔偿500元火锅券的处理方案,但消费者拒绝该方案。

海底捞又双叒来道歉了

这并非海底捞第一次道歉,但似乎每一次海底捞的道歉都“及时”“周到”。

目前,随着逐渐恢复正常营业,海底捞整体运营情况也在逐月持续改善。但海底捞表示,“尽管如此,受到疫情波动影响及餐饮业面临放缓的压力,经营恢复程度及恢复时间仍不确定。”

海底捞表示,净利润亏损主要原因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。公告中表示,疫情的爆发以及随后各国及地区实施的防疫措施和消费场所限制,对今年以来的业务产生重大影响。

疫情发生后,餐饮行业受到重创,不少餐饮企业大佬也在诉苦因现金流问题,陷入财务困境。不过,作为行业的龙头企业,海底捞的账面现金较为充裕,根据2019年财报显示,海底捞现金资产达40亿。当时,有业内人士表示,如果海底捞都撑不下去,那餐饮业没有能活下去的了。

在2018年12月20日的二审庭审中,王浪称自己在对李雷进行反击时前,李雷将手中的酒瓶敲碎,掐着他的脖子,并两次扬言要弄死他,这让他觉得这是他遇到过最危险的时刻,遂持酒瓶进行反击,他并不知道自己手里的酒瓶是什么时候碎的。王浪曾在庭审中含泪发问,如果不反击,遇到这种情况自己到底该怎么办?

据业内人士分析,此次15.6亿港元仅仅只是一个开端,创始人张勇已经启动了自己的“退休”计划。

虽然此次减持并未改变公司控股股东的地位,但大股东套现离场的猜测仍甚嚣尘上。

报道中还提到,上述消费者当天下午出现胃部痉挛和便血,医生建议其住院接受进一步检查,就医记录称无法确定病因是否与饮食有关。海底捞方面表示,当日下午海底捞工作人员陪同两位顾客到医院检查并承担医药费,医院检查结果为正常。

报复性涨价事件沸沸扬扬几日后,海底捞终于认错了。4月10日,海底捞向公众发出致歉信,并检讨“此次涨价是公司管理层的错误决策,伤害了海底捞顾客的利益。对此深感抱歉。自即时起,中国内地门店菜品价格恢复到今年1月26日门店停业前的标准。”

截至目前,海底捞市值下滑至1800亿港元,如果说,今年疫情是外患,那么屡次道歉,则是内忧。海底捞的门口能否再次排起长队,看天时,更要看人和。

二把手施永宏套现7.8亿

王浪的辩护律师徐昕表示,他坚持认为这起案件是标准的正当防卫,“法不能向不法让步,我对二审法院的判决表示遗憾”。王浪的父亲称,他对案件终审结果不能接受,将继续为儿子申诉。

7月20日深夜,海底捞发布道歉声明称,已经对乌鸡卷产品供应商工厂进行全面排查,确定事件是因为在工厂灌装环节员工操作不规范,导致产品标签掉落到产品中。门店在分切、摆盘产品时失察,没有发现该缺陷。

道歉已成套路的海底捞除了食品安全问题,还要面对业绩下滑的压力。

翻台率与餐厅的受欢迎程度有关,就餐时间越短,翻台率越高。海底捞财报显示,截至去年12月底,海底捞一线城市餐厅的翻台率为4.7次/天,2018年同期为5.1次/天;二线城市餐厅的翻台率为4.9次/天,2018年同期为5.3次/天;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翻台率为4.7次/天,略低于2018年同期的4.8次/天。

据海底捞2019年财报显示,堂食餐饮是其主要营收来源。海底捞2019年营业收入为255.88亿元,占应收比重超过98%。疫情期间,自1月26日起,海底捞暂停了国内所有门店营业,至3月12日逐步恢复营业(85家二三线门店),3月底约600多家门店恢复营业;4月中旬大陆所有门店恢复营业。